如果时间可以煮

给我自己打call

我已试过离别并不很凄美

种种之后,他终于又可以在公开场合谈论他,谈论他们

也终于可以说两人行是给越苏的,是唱给他听的

我们看到他由于不能参加他的生日会而跳脚,在演唱会上流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懊恼与遗憾

我想这大概是因为,在漫长的被割裂后,突然又有了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地一起站在聚光灯下的机会,但是因为与之前同样的令人不快的原因,他们再次错过了彼此

世事毫无道理,可我还是想和你连在一起,不会再放下你,因为我已试过离别并不很凄美

the beginning of everything

说自己和李易峰是从两人行开始的,安可又唱了相依为命

我想确定每日挽着同一双臂

您是可以的




他的心突然狂跳起来,像刚坐完跳楼机一样,“砰砰——砰砰——”,不停地在胸腔中震动,把血液泵向全身。Evan觉得有些缺氧,他抬起头看向William,对方还在“我”字上结巴。




“我……我想说……我应该……是喜欢你的。”William终于说了出来。




Evan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是什么样的心情。高兴吗?可他搞不懂“应该”是什么意思。不高兴吗?可他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了不是吗?




William没有等到回应,也抬头看着对方。Evan的眼睛在黑夜里也是明亮的,好像某种猫科动物。但此时这种明亮似乎是因为其他的东西。William看着这双眼睛,张了张嘴,这次好像没有那么难,他说




“我喜欢你,Evan,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吗?”




Evan笑了,眨眨眼睛,睫毛上带了水花,他郑重的说




"可以。"










END














恶龙与王子,公主与骑士

波波公主是魔王岭王国最美丽,最可爱,最受人民爱戴的公主。

她的眼睛像早晨草叶上的露水一般清澈,她的脸颊像花神庙里终年不败的桃花的花瓣一样柔嫩娇艳,她的嘴唇像最昂贵的玫瑰香精一般水润鲜红。

她出生的那一天,全国的花朵竞相开放,争奇斗艳,香气四溢。而花香也掩盖不住波波公主身带的异香。

掌管花神庙的大祭司曾说过,出生时百花齐放且身带异香的女娃,就是花神转世。

毫无疑问,波波公主就是花神转世,全魔王岭王国的人都是这么想的。

但是骑士安逸尘知道,波波公主不是花神转世,因为“她”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。

波波公主其实还有一个名字,叫宁致远。他的确身带异香,出生时王国确实百花齐放,但他真的真的是男孩子。可谁让大祭司信誓旦旦地说花神转世一定是女孩,于是宁致远就被当成女孩养了二十年。这二十年以来,只有国王,王后,管家和大祭司四个人知道真相。直到宁致远二十岁生日的那一天,四个人变成了五个人。

在魔王岭王国,女孩二十岁算成年,要办成年礼。波波公主作为王国里唯一的公主,成年礼自然要大摆排场。

波波公主盛装打扮。她的裙子由锦绣坊1121位绣女合力绣了整整504天才完工,极尽奢华,却也极尽繁琐。波波公主用了两个小时才在管家的帮助下扣上了所有扣子,拉上了所有拉链,绑紧了所有系带。比穿上裙子更不容易的是,波波公主要一直吸着气,防止扣子崩掉,拉链爆开,系带断裂。

更大的挑战在后面,根据传统,魔王岭王国的公主必须穿水晶鞋出席自己成年礼。波波公主一看到那双水晶鞋就哭了,它,它怎么是高跟的呀!而且水晶那么硬,多硌脚啊,哪里有我的绸底拖鞋穿着舒服!

房间里只有波波公主和管家两个人。波波公主放心的以宁致远的身份跟管家打商量。

“管家婆婆,我能不穿水晶鞋吗?”

“不能。”管家婆婆铁面无私。

“那能换双低跟的吗?”

“不能。”管家婆婆铁石心肠。

“那,那你能多在鞋里垫几层鞋垫吗?”宁致远可怜兮兮地问。

“可以。”管家婆婆网开一面。

“那我能穿着我的绸底拖鞋穿水晶鞋吗?”宁致远得寸进尺。

“不能”管家婆婆无情无义。

宁致远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做自己,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那个完美的波波公主。因为魔王岭王国的人民想要一个完美的公主,如果这个公主是花神转世就更好了。

宁致远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他突然闭上了嘴,他好像听见了系带被拉扯到极限时发出的咯吱声。

宁致远吸着气,默默地在心里想着,“真想痛痛快快做自己啊。”

“这是你的愿望吗?”

“谁!嗝!”宁致远正吸着气突然被吓了一跳,一口气没上来于是打了个嗝。

“公主你说什么?”管家婆婆面无表情。

“没,没什么。”

“我是水晶鞋。”

宁致远猝不及防被吓得浑身一抖。他猛地扭头看向水晶鞋。

水晶鞋被放置在软垫上,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

“穿上我,你的愿望就能实现。”

宁致远看着水晶鞋折射在地毯上的亮光,咽了咽口水。



















TBC(?)



半夜三点开的脑洞,在爪机上打完,一个没撑住就睡了过去,刚刚睡醒才想起来没发出去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被自己蠢哭了

sexy的靓仔baby



         氤氲的晨光透过窗帘蔓延进室内,闹钟已经铃铃地响了好一会儿。李易峰一脸不情愿地从他king size的床上起身,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,又伸手耙了耙头发,这才把眼睛睁开。


        头发睡得乱糟糟的,他懒的梳理索性洗了个头,凉水浇到头上时才真正清醒过来。洗完头,好宝宝李易峰同学谨记妈妈的教诲,刷牙两分钟,洗脸三分钟,丝毫没有马虎。不过他趁这段时间顺便想了想今天要干嘛。


        上午写文案,下午改文案,中午,中午见陈伟霆经纪人。


        见陈伟霆经纪人!


        李易峰差点把牙膏沫咽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 我怎么把这茬忘了!那上午就得把文案搞定,中午要拿给陈伟霆经纪人看。


        李同学做事一向奉行“不着急”的三字箴言,从不提前,也绝不会拖延,只求工作氛围能轻松点儿。而这次却必须把原计划一整天完成的工作半天做完。这无疑加大了他的工作强度。


        就你事儿多!李易峰一边往脸上扑水一边忿忿地想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李易峰上午紧赶慢赶,又在午休开始后加了十分钟班,才算是把文案给弄完了。他收拾收拾桌面,打印出企划书和他刚写好的文案装进文件夹里,抓起手机钱包就立刻去了楼下的星巴克。他已经迟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可李易峰没想到陈伟霆经纪人也迟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反正我来得早,一会就说我等了好长时间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只能等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李易峰当然不可能干坐在那里,他买了三明治当午饭,边吃边看时装编辑刚刚发过来的待拍服装。


         李易峰家教极好。从他的吃相上就能看出来,虽是单手拿着三明治在吃,但一点不狼狈,吃时也没有发出声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 他今天只简单穿了一件白T搭配浅色牛仔裤和黑色轻跑鞋,整个人看起来随性简约又清爽。坐下没一会儿就有女生偷眼看他。也是,李同学长了一张特别对得起观众的脸,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公认的校草,上小学时就能熟练应对女生的小字条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会儿他正盯着手机思索皮裤与镂空衣哪个更能展现男人的性感。微皱着眉头,瞪着眼睛,嘴巴戏最多,一会儿抿一抿,一会儿伸出舌尖舔一舔唇瓣。于是连男人也开始蠢蠢欲动。而处于这许多人目光焦点的李易峰却不自知,依然盯着手机做自己的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 正当有人打算上前搭讪时,一个高大的男人坐在了李易峰对面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李易峰抬头,准备打个招呼,却没看见陈伟霆的经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 坐在他面前的,同样穿着一件白T的,笑出酒窝的人,是陈伟霆!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就这样,就来了?”李易峰惊讶的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不然咧?”陈伟霆顿了一下,才想到李易峰问的是什么,“我还没有红到随时都有狗仔跟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怕粉丝认出来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陈伟霆闻言又是一笑,酒窝更明显,眉毛都挑起来,“我在这里坐了好几天了,每天都是这个时候,我发现只要我装出生人勿近的样子,没人敢来搭讪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李易峰没话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陈伟霆接过话头,“你不问问为什么是我来不是我经纪人来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那为什么是你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想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陈伟霆把胳膊压到桌面上,身体微微前倾,与李易峰目光相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觉得,我为什么想来呢?”



















TBC

感谢你!北京的太阳!果然能让人脱衣服的不是凛冽的北风而是热辣的太阳!


我要爱死陈伟霆的肉体了吧


想抚摸他的胸肌,腹肌,背肌,二头,三头

想在他的胳膊上荡秋千

想趴在他的背上睡觉

想一口咬住他的肩膀



还有什么比陈伟霆的肉体更美好的吗?

除了他的脸

我想不出其他


赞美你

陈伟霆的肉体


sexy的靓仔baby

 

        李易峰正在和摄影师讨论下一part的拍摄计划,一回头就看见陈伟霆没穿时装编辑搭配的白背心,只穿着一条背带裤,半裸着胸膛,走到了背景板前,面对灯光站定。


        当时李易峰脑子里就剩下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 我的妈,要爆炸。





     Ⅰ


        李易峰是两个月前才进《W.F》的,好命的他没有像其他实习生一样只能在杂志社里打杂,而是被社里资历深的老编辑挑中当了助理。更好命的是,那个编辑上星期刚请了产假,休息半年,于是本来只用李易峰跑跑腿的工作机会就砸到了他头上。他还记得杨幂打电话给他交接工作时说的话,“小朋友,好好干,我可给主编说过了,你这次要是能把大梁扛好,就让你直接顶我的空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那,那你呢”李易峰还是晕晕乎乎的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我?我回来以后就去人力了,不用再东奔西跑,清闲得很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到管理层,真好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这那算什么管理层。哦,我老公回来了,那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拜拜幂姐。”等挂了电话李易峰才回过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顶幂姐的空,也就是说,我要转正了!


         李易峰开心的要飞起来,喜滋滋地把手机放回了包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 开心过后,李易峰认真起来。我一定要把握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抱着这样的念头,李易峰干劲十足地开始了工作。他翻出了之前杨幂已经做好的企划书,仔细地看起来。




    Ⅱ

         这次企划的主题是男人的性感,主角是新晋一线小生陈伟霆。李易峰对影视圈了解的不多,便上网查了查陈伟霆的资料。


        唔,完美老公苏凯文原来就是他呀。哦哦,蜀山战纪的那个丁隐也是他演的。哇,他之前还演过古惑仔诶,演技不错啊。他他他还会跳舞?唱歌也不错。天啊,这个人为什么最近几年才红?优质偶像说的不就是他嘛。


        鼠标滚轮不断下翻,右键不停单击,等李易峰想起他还在上班,分针已经滴滴答答走过了两圈。他赶忙关掉了网页,打开word修改企划书。他一边打字一边还在想,这个陈伟霆长得真是不错啊。


        九点半,李易峰打卡下班。他在花了两个小时“了解”了陈伟霆以后,不敢再开小差,效率极高地联系了摄影师,预定了摄影棚,和时装编辑沟通了拍摄主题,还给陈伟霆经纪人发了邮件通知拍摄时间及场地。结果他刚到家人家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,话还没说两句就问李易峰要不要直接跟陈伟霆通话。李易峰整个儿人都懵逼了,所有的经纪人都这么热情吗?他委婉地表示不用麻烦(我已经下班了!)。谁知道电话那头又说,要不明天抽个时间见面聊,就在李易峰公司楼下的星巴克。李易峰还能再说什么,只能答应他午休时间在星巴克见面。


        所有的经纪人都这么热情吗!











TBC

当时年少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觉得坐我前面的那两个男生有问题,说的直白一点,我觉得坐我前面的那两个男生有奸情。

         具体表现就是上课交头接耳啊,下课打打闹闹啊,上完体育课共用一块毛巾共饮一瓶水啊,早上跑操总是一起冲在最前面啊,等等,一些很正常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告诉我闺蜜上面那一段话的时候,她是这样评价的。可我觉得不是,可能是因为我看到了他们两个对视时的目光吧。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,他们一个眼睛里发着光,直直地盯着对面的人看,另一个眼神深邃又带着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。








tbc






补充说明: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”就是我,眼神深邃的是霆哥,坐在“我”正前面,眼睛发光的是峰峰,是霆哥的同桌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间是上高中的时候,两人同龄。